梁冬对话林大栋:从伤寒到中医人工智能


♥ ♥ ♥


十年前,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国学堂》栏目,梁冬先生对话经方大师倪海厦先生。这是一场连贯中美两地中医界的畅谈绝响。


十年,看似漫长,实则过如云烟。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今年,问止中医CEO崔祥瑞、首席医疗官林大栋拜访梁冬先生。落席从倪师往事回忆起,一路聊到对中医人工智能的看法、经方的使用心得。


原本短暂的“茶谈”变成“饭谈”,尔后直接拍板,何不再续余音?这便是梁冬对话林大栋本期对话的缘起。


又一场即兴的玄机妙谈,从伤寒的人体6大防御系统、大数据看深圳人的体质秘密、中医对治顽固性失眠的方法,一路讲到问止中医人工智能的魅力。


这是“无准备、无讲稿、无提词”的“三无产品”,也就是因为这般,所以机锋妙语,尽在其中。


是日午后,自在喜舍,秋高气爽,斜阳融融。


△梁冬先生与林大栋先生节目录制现场

自在喜舍 | 北京



 梁冬对话林大栋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我是梁冬,梁同学。我很久没有说这句话的原因是,我觉得需要找一个合适的机缘把这句话讲起来。今天,在我们喜舍来了一位朋友,拜问止中医崔师兄所赐,他带了他的老师、他的好朋友林大栋老师。可能大家很多朋友不知道林大栋老师,但是说起倪海厦老师,大家都知道的。倪师呢大概在十年前的时候呢,我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做国学堂,采访过倪海厦老师,讲中医,非常精妙。他当时就跟我讲,他说:“真正好的中医啊,现在都是在美国。而且呢,很多人是学工程的、学计算机的。”他就以当时就是有个梦想——要把他所学到的这个伤寒啊、天纪啊、人纪啊,包括周易啊,整个知识体系,用数据化、结构化的方式做出来。你知道十多年前的时候,大家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当时就这么做,而且在硅谷找到了非常优秀的同学来把他的知识结构化。



梁冬:当中最重要的一位人物呢,就是这个林大栋老师。林老师,就当年跟随倪师、倪海厦老师,学习中医。然后,凭着一腔热情,各种软件,什么时候开始,比如说有java或者html,就一边学一边解构。然后,终于用这十年时间成就了一套体系。这套体系,我们自己平常在一边用的时候,发现果然非常了得。所以今天,正好,林大栋、林老师从美国硅谷到中国来云游。路经寒舍,我觉得这个很难得的机缘。我就请林老师跟我们一起就这些话题跟大家一起分享。


梁冬林老师,您好。


林大栋今天真是非常荣幸,第一次见到您,就好像一见如故。那您刚刚也提到倪老师,也曾经坐在您对面的这个位置上,心中真的是感慨很多。从此想起老师以前教学的种种。


梁冬好感慨啊,这个历史总是充满轮回。十年前,真的是十年,09年的时候,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倪海厦、倪老师在聊天的时候呢,他讲到天纪、地纪、人纪啊,然后又讲到这个结构化,尤其是他在讲经方方面讲得非常精妙。我今天特别想跟你探讨的就是“伤寒怎么学”这个问题。因为大家都觉得伤寒里面,太阳啊、少阳啊,这个是很复杂的事情。里面的桂枝汤、小柴胡汤,听起来好像也很遥远。小柴胡冲剂好像药店里就有卖,但是到底是什么,大家也不知道。所以,您能不能跟我们大致地讲一下,让一个完全不了解伤寒的人迅速了解到底什么是伤寒。


林大栋好的。《伤寒论》无论如何大家都知道这个是我们中医,甚至是我们中华文化对世界文化一个很大很大的贡献。那张仲景先生,我们称他为医圣。主要就是这一本书,它这本书里面,大概涉及到一百三十几方。有人说那这样可以治所有的病症吗。其实它这本书告诉我们一个理法方药的这个梗概。然后,事实上它的逻辑性非常强。那你可以看得出来有些地方是有个洞在那里,但是如果你能够把这些东西,透过这个数据化结构把它排比出来之后,你会发现:哇,它的逻辑性就非常清楚,它的发展性非常得大。


梁冬说到这个伤寒,如果倪师或者你,向一个完全不了解伤寒的人去讲解,它怎么样去结构化去看人的身体和疾病这个关系的时候,他是怎么去思考的?


林大栋本身,中医其实是逻辑性很强的。中医的一个很大的特点,它就是不变病的辨证。正是一种排列组合,它不是说一个病、一个药,所谓专病专方。现在的医学,经常是专病专方。中医是非常细腻的,同样一个便秘,你去看历代的书来说,你可能一口气可以找到上百个方,都是跟便秘有关的。那怎么样的秘?是寒秘、是热秘、是津液亏蚀还是肾阳不足?它所用的方剂是不一样的。所以中医它本身,在这个地方做得很细腻,《伤寒论》尤其是。而且它把整个疾病发展的病程,讲得非常地清楚。它从太阳到阳明到少阳到太阴到少阴到厥阴,它整个病程也讲得很清楚。


梁冬这六个从太阳到厥阴,表述名词,大家很多都觉得很陌生。如果它翻译过来,它是什么。什么是太阳?


林大栋太阳病,在自古以来说太阳寒水。他其实说穿了,他就是我们的外感病,也就是说我们身体对抗外来的疾病。


梁冬嗯。


林大栋外来的病毒也好、细菌也好,外来的。这个我们说外邪了,就外来的一处风寒,对的第一个反应。也就说,我们身体通常遇到这种情形,他会马上打回去。


梁冬嗯。


林大栋这叫太阳,所以能生太阳病的,通常身体也还没有很差。那有些老先生、老太太,他不生病不感冒的,为什么?身体能力还不足以感冒。你身体很差,根本没办法打。


梁冬嗯。



林大栋他不太感冒的一生病就是大病,那有些人经常生病,因常常哎呀一天到晚流鼻涕,感冒啊咳嗽,老是在感冒了在身边,哎,这个人还活的很老或者很长,对不对。所以这个很有趣的就是因为他的身体,经常在外邪来的第一时间他就打出去,是太阳病的阶段。所以你看伤寒论里面有很多在讲太阳病的范围是最大、篇幅最多。因为这个是我们人的第一线。然后接下到阳明到了脾胃。而且他这是一个实热症。


梁冬嗯。


林大栋也就是说这个热啊,会造成像便秘这种问题。这个就是我们身体的津液在快速散失的这个过程里面,就说这个疾病发展又进一步了。但是这种问题,好处理。那另外,还有少阳病,少阳病就更有趣了。古书都是这么讲,半表半里。这个大家都朗朗上口,那事实上,从现代医学来看,他就是各种平衡中枢。我们现在说比方大脑的下丘脑有个平衡中枢,各种平衡中枢在里面的混乱,就是少阳病。也就说你的感冒,叫外邪已经就再进一步了。他开始破坏你身体各种平衡,就叫少阳病。那少阳病再往下,他就进入什么?进入太阴。也就说再一次的身体的水。刚才是,前面往阳明,那个方向是水都排光了,这是水越积越多,造成的很湿,而且在消化系统上就造成问题叫做太阴湿土,就太阴病。可这个感冒还要再往里面,你还是很弱。


梁冬嗯。


林大栋他就攻城略地带到下一步,到了这个少阴,少阴病。那到了少阴病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身体的能量变得很低,身体变得能量很低。看身体水液的代谢可能变热,叫少阴热化症。可能变寒,少阴寒化症。就到了少阴这个地步,身体事实上这个病症已经到了比较里面。


梁冬嗯。


林大栋那我们一般说少阴的作用到肾。那还有更差的。就说哎呀我前面这几关,过五关斩六将。都没有挡下来,都被他一路穿透,最后进入一个身体最糟的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里面,不但能量不足,而且分配也不足。它这有时候往上面很热,下面却很寒。身体同时有热同时有寒,寒热错杂。这就产生了我们的厥阴症。我们看厥阴症最有名的药,什么药?乌梅丸。他把最热的药、最苦的药、最酸的药都放在一起。最热的药是什么?干姜。最苦的药黄连。最酸的药乌梅。都放在一起。因为整个身体乱掉了,我们用比较强的药,把它强行扭过来,扭回来。这个是我们医圣张仲景看整个疾病的推演。


梁冬所以《伤寒杂病论》在本质上来说,是六大防御系统的对抗策略


林大栋对。


梁冬就是每一个系统被破坏了之后,或者已经打到这一层了,那该怎么办。


林大栋:对。


梁冬:是这样的一个一个讨论。我觉得这个蛮科学的。


林大栋:对。


梁冬:好,刚才我们吃饭的时候聊到一个话题,因为你们现在做这个中医的人工智能。尤其在深圳地区收集到大量医案。


林大栋:是。


梁冬:你可不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你们在深圳看到的这个妇女疾病的,这个主要的特征?


林大栋:是。其这个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就说我们看病。


梁冬:嗯。


林大栋:往往会跟地域他在哪个地方的病有关系。


梁冬:嗯。


林大栋:深圳这个地方,我想很多人都知道,比较属于南方。


梁冬:嗯。


林大栋:偏热的,它在海的旁边,我们办公室没走几步就可以跳到海里去。


梁冬:嗯。


林大栋:比较靠近这个海边的。它是湿热的地方,我们那时很有趣,因为我们。用这个人工智慧来看诊,它会累积很多的资料库。那么问止中医大脑的资料库里面,我们可以做各种分析。那天我们想来分析一下什么样的症状最多吧。在深圳结果第一个症状还跟湿热不见得有关系。它是什么?它叫做容易疲累。


从中医大脑大数据,窥视深圳人的体质秘密


梁冬:就是深圳人来看病讲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很容易累,是吗?


林大栋:对。


梁冬:啊……


林大栋:因为深圳是中国的高科技的重心。年轻的工程师在那卖血卖肝的。那所以可以看得出来这是特色。另外我们又开始分析,要从第二高的这个症状下看。发现都是什么,都是身体湿热造成的症状。然后妇女病再去分析底面的症状,可以看得到出来,很多人认为南边这么天气那么热,那应该都是一派的热症。事实上,我们分析的结果是,都是阳虚为多,身体寒为多。


梁冬:老是觉得这个膝盖以下很冷?


林大栋:对,手脚冰冷;然后体力差、舌头胖大;然后舌质白;然后有齿痕。号脉比较沉。


梁冬:十个人,里面有没有八个是阳虚?


林大栋:差不多有。


梁冬:怪不得!


林大栋:热的地方,那为什么寒象很多、阳虚很多?牵扯到现代生活。南方的人以前热就热,现在热没关系。天气热我们有冰箱、有冷气、有汽水、有凉水啊,有冷饮啊。身体越弄,反而北方人没有这么热的时候,还不会忽冷忽热、忽冷忽热,把身体搞成阳虚。所以你看现代科技。对于中医的研究,中医的学术发展,它很太快可以累积很多的资料,而且很精准的告诉我们问题的所在。这个是很有趣的。


梁冬:哎,那你刚才说到,好像还有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就是失眠很严重?


林大栋:失眠。这个我们前面讲,除了疲惫以外,失眠也是在排前五名的。


梁冬:那在你们看来,伤寒是怎么看失眠这件事情的?


林大栋:其实,我觉得我们要回到伤寒的精神——辨证论治。


梁冬:对。


林大栋:我在回答所有问题之前,我先讲所有的失眠里面,哪一种最不好治。


梁冬:对。


林大栋:这一种人走到你的诊所,你拿出你那个传统各种我们常用的方剂,他还是睡不着。这种就是阳虚型的失眠。我刚前面讲过,在深圳阳虚的人多,所以我们用的是我们伤寒论里面治少阳病。前面不是说,阳是什么?能量、功能


梁冬:嗯。


林大栋阴是什么?物质、血、水


梁冬:对。


林大栋:这些东西。那阳不足、功能不足的人,能量不足的人是少阳病,少阳病第一名方,嗯,四逆汤,我们以四逆汤加肉桂。再加强一下,炙甘草。


梁冬:嗯。


林大栋:那有人说,哇,这个人已经失眠了,可以吃这么热的药吗?


梁冬:嗯。


林大栋:可谓阳虚的人正好这个药呢,就能够让他整个人非常的舒服,非常放松。其实这个东西说穿了也没什么秘密了。我们先说四逆汤本身的结构来说很简单,干姜。当然,我们知道很直接的,它就是让身体热一点,把阳发起来,就是让你那个冰冷的手、冰冷的身躯先暖起来。第一步,你就说附子很热,事实上附子是不是真的很热呢?如果吃过附子就知道它并不辣,它也没有味道,无味无嗅无臭,什么都没有。但是在本草里面说附子走窜全身一切经络。


梁冬:嗯。


林大栋:我去扎针,求的是什么,图的是什么,大部分都是希望经络能够顺畅了。


梁冬:嗯。


林大栋:这是扎针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面向。


梁冬:对。


林大栋:那这个药走窜全身一切经络,那不就是把所有该用针处理的都处理完了嘛,这个就是附子,我们用炮附子就可以了。


梁冬:嗯。


林大栋:再加上炙甘草是强心阳的。因为它本身甘草用蜜去炒点苦入心,苦入心是强心阳。


梁冬:什么叫强心阳?


林大栋:就让你心脏的力量变强,供血充足。


梁冬:OK。


林大栋:供血充足的时候,人就容易放松。人一放松以后再加上全身经络也通了,寒冷的脚也没了。就是好好睡觉的时候。


梁冬:然后你说加肉桂是为什么?


林大栋:肉桂本身也是强心阳的。强调不用多,一点点就画龙点睛。阳虚的病人,他睡不稳的时候,睡不好。他都跟你说,哎呀,我这心慌的很就是睡不着。可是用这个其实合起来。自古来说,这叫回阳饮。它有特别一个名字,它会让你觉得整个心都比较扎实、踏实。就好睡。


梁冬:嗯。


林大栋:也是这样。那这个就是比较特殊的。但是说到这个失眠,我还必须要讲自古以来所有的中医,都在提这一点,就是人为什么会睡着。



梁冬:对,人为什么会睡着?我们都要知道人为什么能睡着,才能去治疗为什么睡不着。


林大栋:对,因为我们大部分就拿到方、就这样开。可是我就把那个所有跟失眠有关的有效方来分析,发现就是一个字——血。血不足的时候就不好睡了,为什么?我们现代医学来说,人为什么睡着。现代医学解释什么,我们也参考看看吧。他们说啊,我们的交感神经要放松、副交感神经亢奋,人才能睡。你交感神经强盛的时候,人就是要战斗的时候,他就必须要把交感神经压下来。带来副交感神经能够高亢起来。那在这个过程里面,他们说如果要做到这一点呢。当我们每天晚上有一个动作,就是所有的大部分的血会轮流进入肝脏。这个不是我们中医讲吸引这么说,因为他要做代谢,所以叫做血归肝,中医来说了。中医说心主血、脾统血、肝藏血。


梁冬:嗯。


林大栋:好了,肝藏了血后,在外面的血液就少,人就怎么样?想睡。如果你血不足,他怎么能够全部归肝,就不够吧?总要维持基本运作。所以这个肝胆胀满血液这种感觉比较弱,比较少就血进来的少。如果血进来的不多,副交感神经不容易亢奋。


梁冬:哦,这个心,肝藏血这个过程和副交感神经是什么关系?


林大栋:就是当你血充盈的时候。


梁冬:肝的血充盈的时候?


林大栋:对,他的副交感神经会慢慢高亢起来,然后交感神经慢慢放松下来。那你这个人就会非常放松。所以你血足,今天你气血足的男生,在有些男生,长得可壮了,他气血很足,他又没有月经对不对,男生没有月经嘛,所以他头沾到枕头就睡着。遣方用药就以这个为中心思想,对睡眠最有帮助。因为我在学校里面教书,在我们加州的中医药大学里面教书,我们学生我每次的讲到这里,他说那老师,失眠就给他吃四物汤就好了,四物汤就很有名的补血方。


梁冬:解一下。


林大栋:四物汤是当、地、芍、穹。当归、芍药、熟地、川穹。那当归,是活血的;川穹也是活血,稍微破血一点,行血的;熟地就最重要,熟地是铁质丰富,能够增加我们血红素的;然后芍药…


梁冬:熟地就是熟地黄。


林大栋:熟地黄。然后芍药,芍药可以让血进入肝脏。这个动作更好,基本上是这样讲,就是本草药理上这样讲。可是,基本上来说,这个对于增加血红色素,增加红血球最有帮助。所以有很多人去西医那边检查说——贫血,大部分的落在这一种血虚上面,四物汤就是很好的一个方剂。


梁冬:嗯。


林大栋:但是,有时候啊,西医说你没有贫血啊。你没有血红色素不足,你们有红血球不足,可是你血量不足,西医的诊断叫什么?叫做血浆不足,有一味药就可以帮助我们增加血的量,也就是血浆量,这是什么东西?就是当归芍药散这个药。


梁冬:为什么是当归芍药散?


林大栋:对呀,当归芍药散一般我们的了解,它是来自《金匮要略妇人篇》里面的,在怀孕的期间要用的药,它是补血又去湿的药。这跟增加血量有什么关系?单补血,增加血量没有错,它里面有四物汤的大部分的结构。还有,它除了熟地外,当归、芍药、川穹它都有的,可它没有熟地,所以它基本上不太补这个血球同血红色素的。


梁冬:对。


林大栋:那一半的补血。那另外祛湿跟增加血量什么关系呢?其实它的祛湿不是把水排掉,它是把身体组织里面的多余的水液吸到脉管里面,吸到脉管里面以后你的血量就会增加,所以你看补血球跟补血浆还是不同的方。


梁冬:对。


林大栋:这是一个层次的。


梁冬:我们都知道补血球,红血球呢。其实携带铁来携带氧气嘛。


林大栋:对,它是功能。


梁冬:是功能,就是,如果你血氧含量不足的时候,就会容易睡不好觉。这我给你补充一下。我当年曾经采访过一个人叫李子勋。他是个心理学家,他说他观察,他也是一个医生,他说是他观察很多人睡不好觉,就是因为血液里面的含氧量较低,血里面含氧量较低的时候,当你运行的比较慢的时候,这个血液晚上我们睡觉的时候,血、血流速度慢的时候,总体机体里面所获得的氧就不足。正常情况下,一个正常的人。他睡着以后,他也还能够支持这个血的这个血氧的需求。


林大栋:是。


梁冬:但是,你本来就低了,一睡觉就更慢的时候,就低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就必须要让,你要发出一个动作来补充自己的这个血氧含量。那怎么办?但是你要想睡着觉,就因为人在睡眠的时候,总想继续睡下去。所以,就做噩梦的方式加强血液循环。


林大栋:哦,是这样子。


梁冬:他加强血液循环之后,就可以令到你的这个在不用起床不用醒的情况下,获得了类似于醒来的那种血液循环的那个量,带来了足够多的血氧。他说,所以为什么很多失眠的人总会先经历过一个多梦易醒的过程,就说你的梦多到最后没有办法,弹出来的就是易醒,再严重了就是醒过来睡不着了。所以,总体上来说。把血氧含量作为一个很重要的衡量,你能不能够入睡的一个指标。后来,我们就发现有很多临床的鼾症就打鼾,为什么也会导致失眠。很简单,你看这个数据,只要是有打鼾的,他有些时候会突然大概在一分钟之内,它的血氧还能从可以从百分之九十五到百分之七十。那个时候他就憋醒。所以血氧含量不足是导致睡眠就是失眠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那除了这个呼吸暂停,除了这个血红蛋白数不够之外,还有就是本来你的整体的血浆数不够。所以水,你的水不够的时候,你能搭载的红血球就不够,相对比较少。所以刚才你说当归芍药汤,就是把体内的湿气的那个水吸进入脉中就是血,血管当中,从而提高了这个水量,就是血的水量嘛。是换句话来说,他是一举两得,既祛湿又补血。很高级这个方法。


林大栋:所以我们可以看,事实上我们老祖宗很多东西,他已经观察的很透彻的,只是用的是我们中医的黑话来讲。给大家讲心。心主血、脾统血、肝藏血。可是用现代的医学来讲,肝藏血就是肝,要把血在晚上收集起来做代谢用。这个肝藏血、脾统血,这个就很有趣,我们刚讲到补血的方法,事实上脾包含的,我们说Spleen,也就是胰脏跟脾脏这个现代解剖学的脏腑。脾脏在做什么事?脾脏做一件事,就是把红血球破坏掉,这是现代医学讲。这什么意思。老弱妇孺的太差的红血球要破坏掉,才能够慢慢长新的。如果你不做这个动作,你的红血球很多,带氧量不足,所以脾统血在现代医学的意思就是有效管理红血球吸氧量的问题。


梁冬:哦。


林大栋:你看,这个东西在我们古代讲脾统血、脾统血。大家讲了一辈子都不知道脾统血是什么,他的意思在这里。


梁冬:啊,那心主血?


林大栋:心主血。我们说,心是我们的神之所在。所以你刚刚讲的做噩梦。事实上,很多人说大脑才是我们整个思考的重心,可是现代医学很多都慢慢证明,心本身也是我们神志活动的一个重点,它不只是一个循环的器官。那我们做噩梦。刚刚您讲的非常好,血氧不足的时候,所以它这个主血的心,就会发生神的不安。


梁冬:嗯。


林大栋:也就是大脑的脑波,没有办法得到休息就会启动做梦。所以你看古人讲这个黄帝内经讲到这些观念对不对,大家朗朗上口的。心主血、脾统血、肝藏血。可是事实上,正注现代医学。你会发现,不得不说——中医太美!


• • •  全文完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