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 | 红斑狼疮的“治肝”经历


♥ ♥ ♥



大家都知道小文的微信号是公开的,就是为了方便跟各位小仙女、小姐姐保持同频沟通。上周,小文收到一位顾客马女士的微信信息:


额?我们不是专注中医女科的诊所吗,什么时候开始治红斑狼疮了?


查找诊所档案库,我看到了这样一张处方。大家看到这张处方,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有大问题。这张处方太怪异了,怪异之处就在于它不是一般得平淡无奇。连“红斑狼疮”这几个字都没看到,满眼都是常见到恨不能长在路边草丛里的中药。


不过聪慧如福尔摩斯的小文还是看到了“肝血虚”三个字。拿起手机跟这位马女士开启畅聊模式,小文才知道了这么一则中医大脑治红斑狼疮的案例。


马女士上次来就诊时自述说:


叹气,这又是一则遭遇了西药巨大毒副作用的案例。但除了吃西药又有什么其他方法呢?毕竟马女士口中所说的“红斑性狼疮”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SLE)是一种难以治疗的自体免疫性疾病。西医目前也并不知道造成红斑狼疮的真正原因,只知道红斑性狼疮会令免疫系统产生自身抗体攻击自身细胞和组织,导致发炎和组织损害。



 中医大脑辅助看诊 


问止中医大脑要怎么来治疗她呢?


诊所的中医师在仔细四诊之后,把相关症状录入中医大脑。小文现在带领大家场景还原一下。别说,中医大脑还真有针对红斑狼疮的数据和算法:


问止中医大脑开方计算出了这13味药的方子。看来问止中医大脑是根据肝血虚的表现开具出了以补血的当归芍药散为主力方合了入肝经的柴胡剂的加减。方向极为明确指向——治肝。

* 友情提醒:处方因人而异,有相似病症的朋友,请勿直接给自己使用本处方,还请就诊身边的实效好中医。


效果如何呢?小文记录跟马女士的聊天细节:


看来这个方子在她身上的作用是显见的。


聊天中,马女士说她前后看了很多的中西医师,可以说是完全束手无策。像这次的症状明显减轻令她又开始有了信心。


诊所的医师依据“效不更方”的理念开具原方,我们为马女士再次快递过去煎好了的中药。岁月嘀嗒嘀嗒,转眼又到了随访日期。这一次的变化如何呢?


马女士告诉小文,从来看诊到目前的情况,比之之前真是有全面而惊人的变化。第二次服药后,马女士在西医医院做了全面的检查,多项指标都明显改善。


中医大脑到底是怎么治疗红斑狼疮的呢?作为一枚勤奋好学的中医师助理,小文又开启了向林大栋医师提问的模式——对于令人束手无策的西医“绝症”,中医该如何思考治疗?


林医师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让我再看一下在之前公司内训时的内容。小文找到了这段话: 


林医师补充说:医圣仲景讲的“观其脉症,知犯何逆,随症治之”,你理解了吗?中医师眼中其实并没有看到红斑狼疮这四个字,而是看到人体客观表现出来的各种“症”,问止中医大脑模拟了这个思考过程,通过各种不同“症”的组合来进行计算,达成医圣所说“随症治之”的境界。


而对于马女士这个情况来说,不论是口苦口干口麻,还是指甲脆裂,还是眼睛干涩疲惫,难道不是清晰而又明确指向肝的问题吗?所以中医大脑读取了这一组症状后,通过治肝入手,补足了肝血、调动了马女士自身的修复能力,难道症状还愁不能改善吗?


善哉!所以在面对日益增加的现代疾病面前,问止中医大脑还是以中医对整体的掌握来治疗的。


林医生又说:小文同学,临证如临大敌,要认清方向、掌握整体、灵活调整,对于难症重症这是一大原则。


哦对了!小文再跟大家分享一下中医大脑里对于红斑狼疮的针灸治法,万一有需求的朋友们请快速拿去。



• • •  全文完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