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太美-梁冬林大栋对谈实录2:所有疾病的“六经”分类法


♥ ♥ ♥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中医太美-梁冬林大栋对谈实录 


梁冬:我给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的体会,这些年我专业拜师,从未放弃,叫名师收藏家。收藏完了那么多医生,得出一个结论,没有一个人会天天关心你的事情,这个地球上只有一个人会关心自己,就是自己。而且说关心,还要了解,人家不可能真正了解。


梁冬:比如打嗝,是上面打嗝还是下面打嗝。你没办法跟人家讲,是清气还是浊气,是有味道还是没有味道,所以一个人到最后只能自己去拯救自己。能不能拯救得了是另一回事,但是从技术上来说,如果连自己都不去看自己,自己是不会得救的。所以大家学医,不要说以后去济苍生,先把自己度了再说别人的事情。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反面例子。最后还是要回来回答自己的问题,当然你可以不断地再学习。


梁冬:今天有问止中医的中医大脑,只有两个结果:第一,问止中医没干出来,这条路就是个笑话,第二,干出来,人工智能在中医能干出来,那就跟Alpha go一样。今天腾讯也有那个下围棋的,很厉害。在我个人认为,在可见的将来一定会有更高级的版本的辅助系统来帮助我们了解人的身体,但些东西都是客观数据,和自己体会自己身体的感觉还略有不同。


梁冬:这个外面的数据和客观的指导,要和内在主观结合,甚至有时候自己起心动念可能本身就是在治疗。那这个事情谁也帮不了你起心动念。再次恳请大家,花多点时间照顾自己,把自己照顾好,是我们对这个社会的最大贡献。自己没办法把自己照顾好,就还要找一堆人照顾自己。我常常跟大家说:我没有什么成功经验跟大家分享,失败经验倒是有很多,这就是我的失败经验。从今天开始,要学会照顾自己。


梁冬:关于命这件事情,结论是:无论有命还是没有命,或者它有一定的可改空间,他可能不是一个定数,可能是一个「弹数」(变量)。孔夫子讲的:明知不可为,还是为之,但是你的心态是什么呢?你的心态不是结果导向。生活本身就是生活,而不是为生活做准备。对于命,我们有第三条选择:既相信有命运,又相信你有弹性空间,但同时把它放在一边,尽力的用最大的努力,去努力,去做自己觉得应该做想去做喜欢做的事情。也许最后的结果也差不多,但是这个体验过程差很多。


梁冬:生命是每一个当下的微分积成的微积分,质量等于长度乘以宽度乘以高度乘以密度,长宽高我们可能不能改变,但密度增加了,生命的质量就增加了,中学物理就学了对吧。所以呢,我们可以藉由提升自己生命的密度,来增加生命的质量。这是跟大家分享关于命运和后天的体会。


梁冬:另外一点很有趣,前段时间跟问止中医有合作,林医师,还有崔老师,还有张老师、王老师,做了一个现在看过来很好的一个产品。后来昨天交流时发现很有趣的现象,是什么呢?就算是同一个系统,不同的人用,得出的结果不一样。就像搜索引擎不同的人搜索出来完全不一样的东西。觉得我在搜索引擎公司工作收获了一样东西:你的内在世界决定了你所看见的东西。搜索引擎是特别典型的。你是谁,你想着什么,你就会看见什么,那个世界本身存在,但是展现在你面前的是你内在欲望和意识和知识结构的投射。


△ 夜间课小组示范现场


林大栋:其实我们面对很多的病痛时使用人工智能辅助诊治,问止中医大脑,其实我要定位吧,他是一个中医的AI,而不是AI的中医,什么意思呢?中医是以人为本,前面是人,AI是在他后面。这个才是中医的AI,而不是AI为主而人是操作员。我认为今天医者要扮演重要的角色,如果说今天病人来,随便录了症状上去,可事实上有很多的细节才是关键,一来说他便秘,便秘虽是主述,他可能重点是在某件事情上面,比方说他老是没有力气,听起来不重要,可是这个可能成为治疗的关键,你却有可能没有录进去。


林大栋:同样的一个便秘,有阳虚,阴虚,有体热,有体寒,有因为水液代谢的不足,有因为大肠蠕动力量不够,它的治法、用法都不一样。然后医生去收集所有的症状输入给中医大脑,那个中医大脑其实说聪明非常聪明,说笨还蛮笨。比方说今天病人来,便秘,其他的什么也不说,有经验的医师会把观察到的其他状况写进去,也许它会慢慢导向药方。可是如果是没有经验的医师,只把病人说的症状打进去,他也没办法自己判断,他只能把可能的那些可能的方剂都列出来。这样效果就不好。本身医生也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


林大栋:在不到两百年前,西医是什么?理发师兼做西医,给你个药,帮你贴个药膏。你知道吗?现在的中国,理发行业有时是扮演心理医生的角色,上心理课的有一半以上都是美容美发产业的。暂时无法被AI取代的行业。世界在改变。不过两百年后进化成今天的西医,受到大家的尊重。现在的内科西医医生,一下就叫病人去检查然后拿检测报告,报告上都写得很清楚,然后药师就去帮你出个药。


林大栋:其实做的事情蛮简单的,但是也没有人不尊重西医,还觉得还蛮厉害的。因为所有科技发展都为西医所用。现在所有看到的医学的进步,比方说医疗器械那些,有MRI,有B超,是医学院的学医的医生做出来的吗?不是啊,是学电机的人做出来的。可是这个成就、这个荣耀都给了谁?西医。这个荣耀不会给我们中医。事实上什么对病人有利什么都行,都该为我所用。但是中医有中医的体系,我们有对人体的观察,再用我们的方法来看病,这才对。


林大栋:我们再讲回来中医大脑的治疗故事,有一个红斑性狼疮的病人,他来的时候,当然拿了一堆报告,也看了很多地方。我一看到这个人就觉得一脸忧郁,便秘、失眠、盗汗、身热、口渴、手脚冰冷、四肢无力、晕眩、头痛。人到了这个地步,岂不是人生无味吗?他到处看,看了老半天一直觉得都没有好转,结果走进来看了我们诊所的医生,一位年轻的漂亮的大夫,就有些没信心,但我们诊所的医生是受过严格的训练才能用中医大脑来辅助诊治。这病人大概60岁了。


林大栋:我们诊所的医师很仔细的把所有东西该问的都问了,病人能讲的都讲了,因为她要把病人生理和病理图谱纪录完善。因为她知道如果越完善,后面这位中医人工智能大师能够帮她的就越多。她是严重的淤血,他舌头伸出来。就像我们看的电影里面的妖怪的舌头一样,是青色的。而且他所有的,脉诊也好、舌诊也好、问诊也好、望诊也好。


林大栋:我有时候看病都要看人家的小腿,如果有淤血严重会有严重的肌肤甲错,就是像一格一格的。最后AI开出来的药,开始吃,病人的第一个反应是症状渐次改善,我相信她跑回去检查,红斑性狼疮肯定还有,可是症状渐次改善,身心越来越舒畅,吃喝拉撒睡不断改善。但是我们的医者关心一件事情就是,寒热。你猜这位太太头怎么样,发烫,几乎跟发烧一般,手呢,冰凉。慢慢地恢复。我不敢说她手很烫头很凉,可是你可以看她的变化。所以这个例子就是告诉我们说AI是非常强大,但是前面坐的这个人也是非常重要的。



梁冬:我听到的是我们不能够被病名所绑架,比如说有很多名字失眠也好,红斑性狼疮也好,高血压也好,这是症状,但是最终还是要从症状入手去看所有的寒热。如果不对的时候,还要找其他的症状来作为主证进行推导。我自己在做一个睡眠专科诊所,第一个就看失眠,后来发现其实失眠最少分为六种。太阳失眠、少阳失眠、阳明失眠、太阴失眠、少阴失眠和厥阴失眠。所以头痛也分成六种头痛,忧郁症也分成六种忧郁症,痛经也有六种痛经。起码我们应该把他按照六个方式来梳理,这是一个比较说得通的思维方法吗?


林大栋:是,其实六经辩证,看任何人都用六经来看,这个就是经方派仲景先师的粉丝了。我们今天早上一早在讲六经辨证跟八纲的关系,八纲是另外一套辩证的想法,脏腑五行又是一套,可是他中间其实完全可以连起来,因为人只有一个嘛。六经辨证是仲景先师认为这样来做描述最清楚,分类最有效,医疗的根据最实在。用六经辩证来看睡眠,确实可以这么说。太阳失眠,太阳者,太阳寒水,这个人的上焦或说肺部水液代谢不好甚或水泛,身体表面比较虚弱,这样身体表面虚弱的人好不好睡?不好睡,身体虚弱的人,气血都是都是虚衰的。什么人最好睡?高高的壮壮的,一讲起话来声若洪钟。那这种人,枕头一靠就睡着了。


林大栋:那我们再看阳明,阳明的话这个人水液容易丧失,没事就容易流汗,身体又发热,这个人就不好睡。身体趋向于燥热的人,当然不好睡,当然从别的派别来说他这个是心火太旺盛,我们说这是阳明体质的失眠者。再来看少阳,少阳就囉嗦了,少阳在脏腑来说到了肝胆。少阳的人是有一点神经质的。我们知道很多人,他会情志上不稳定,就是因为肝胆。胆为中正之官,肝呢将军之官,如果你今天是将军,将军如果稳,整个军队都稳下来,将军本身都没有把握,将军本身都害怕,将军本身都偷懒,这个军队完蛋了。


林大栋:身体这部分完蛋以后,人神志上就会出问题,这个人神经神经的,他可能就是少阳型的失眠。而少阳型的失眠,因为少阳病讨论特别多的都是各种平衡,睡眠平衡中枢,体液平衡中枢,血压平衡中枢、体温平衡中枢。这些中枢都经常性的紊乱,这个需要小柴胡汤,而且不只有小柴胡汤,整个柴胡系的方剂都可能会适合他。


林大栋:再往下看,阳明分为经证和腑证,阳明经证,身大热,口大渴,汗大出,脉洪大,用的是白虎汤,或者是白虎加人参汤。前面这三种都算好治,三阳病的都算好治,接下进入睡眠难治的。遇到三阴的时候,三阴病比较难治,到了三阴时问题会比较大,先看太阴,太阴肠胃不好,脾湿。我们的中焦失去运化的能力。这种人脾胃不好,胃不和则寝不安。这个我们学中医都知道,晚上睡觉的时候,肚子就不舒服。


林大栋:他的脾胃不舒服也代表一件事,这个就是关键,西医在治失眠的,特别爱讲什么?交感、副交感、所谓的自律神经。我们的肠胃在运作时候副交感神经特别亢奋,人会放松,各位吃饭的时候是不是心情比较放松?你有没有一边吃饭,一边打打仗?没有。这样你的胃会坏掉。那他脾胃,老是在一个没有办法放松运作的过程里面。他的副交感神经老是亢奋不起来,都是交感神经在亢奋,这个脾胃弄坏了就不好睡。这好治吗?调脾胃不容易啊。因为你一边吃药,一边在喝啤酒吃炸鸡。你一边开药,他一边大吃大喝,那这样就不好调了。


△ 中医大脑示范现场


林大栋:刚讲的是经病,还有腑病,老是便秘,矢气上冲,头脑心烦意乱,他也睡不着。治疗的思路,在我们经方来说,就是去热补水调脾胃。太阴病这才是三阴的开始,到了少阴就麻烦了,少阴病人他为什么睡不着,因为他白天都在睡。他白天都没有力,常常在那边打瞌睡,一到晚上奇怪了。坐着听我们的这个十二经方,频频点头,晚上回到那边睡不着,这样是什么情况,这就是他的身体的能量到了少阴进一步的下降,少阴是能量低下的,已经是阳虚到进入阴阳两虚的阶段,所以这个人能量很差,比前面那个太阳病那个人更差,他是白天都没有精神在睡,晚上就睡不着。那晚上睡不着呢。这个到了少阴,还下去更差的,就是厥阴了,他已经寒热错杂,元阳不守,元阳不守它怎么睡得着呢?他整个人,好像是被分割成很多部分,每一部分各自为政,没有办法控制。


林大栋:我们说人的灵魂跟他的肉体是要紧紧地结合而扭在一起。这个人扭得不是很紧,有些部分会往外面散一点,那从我们实际来看,这个人寒热错杂,问题很多,而且这个进入肝的问题里面。我们刚说的少阴,是肾,是肾气虚衰,肾阳衰,肾阴衰,是可是到了肝的时候就不一样,肝就是那个将军之官,肝本身的受病就是大军已乱。所以我六经前面那三个(三阳)就好一些,后面这三个(三阴)就难治,这时候他不能睡的原因就极为复杂,有时候他说他热得睡不着,有时候他说他脚冷睡不着,有时候他说他心烦睡不着。有的时候他会说他腹胀睡不着。


林大栋:为什么会腹胀睡不着呢?因为肝气犯脾胃,他也睡不着。种种原因,有很多,因为我们说厥阴是比较复杂。所以这个时候要怎么治,有人治失眠很有意思,他用什么药呢?乌梅丸。最苦的药黄连,最辣的药川椒,最酸的药乌梅,开开心心吃下去,看能不能把你整个人重新抓紧一点。那所以如果从六经来看失眠,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问题就是:失眠当然它的基础来看都是血虚,在前面三阳病时这血虚都还是小问题。


梁冬:怎么样去做一个结构性的分析呢?我们研究所有病都可以分成六种来看。



林大栋:太阳病他是一种对抗外邪非常差的情况,什么外邪一来,直中,太阳是第一防线嘛,不该一天到晚被攻克。太阳这一层很强的话,外邪难入,正气在内,邪不可干,人家都在生病,你就不生病,人家都在咳嗽,你不咳嗽,他在最外面这一层,这个人就营卫很强很调合。今天你老生病,你老是被攻克,表示你的营卫不调,营卫不调和造成的失眠应该是要强化正气。那在我们所有太阳病的药里面,有人认为桂枝可以当补药。


林大栋:有人认为,这个葛根可以当补药,日本的大冢敬节先生他每次吃点葛根汤,他认为这个对他身体最好。可是我觉得这个这个不是长期吃的药,而是遇到了一个他的身体很容易被环境影响的人,要强其正气。朱丹溪先生的书中有说,有一种人常常会容易受到外邪,给他吃一种药,在前面一天上课讲到,叫做玉屏风散,防风、黄芪、白朮,三个药。那我说过,我们还有更强的”铁屏风散”,玉屏风散加上桂枝汤,那这样就是让他这个人营卫调和。营卫调和的人外邪不太容易影响他,睡眠就会变得质量比较高。


梁冬:不过关系比较远啦。


林大栋:就是把身体的正气变得比较强。调它的营卫,那你说我没有用药那我要怎么做?多运动,多增加你的抵抗力,多晒太阳。


△ 中医大脑示范现场


梁冬: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晒太阳多的人不容易失眠,晒太阳少的人失眠。忧郁症患者很多也是晒太阳晒的少,所以就是我们以前做的一个研究得出一个很重要的结论:晒太阳的时间和睡眠的指数,几乎成百分之百正相关。


林大栋:我们说太阳病,这个病我们有时候又说是太阳寒水,冷冷的,湿湿的,跟阳光正好相反,所以要能够对治这个寒水,就是要发光发热,然后第一方,桂枝汤——在古代叫做阳旦汤,旦就是一个日从地平面上升起,太阳出来了。所以梁老师讲的,就是这件事情。刚说了经证腑证的不同,经证,刚刚说的的白虎加人参,就是让他的热能够不要这么热。


梁冬:阳明失眠很重要的一个表现是热。


林大栋:热而且干,热、燥,很难受,当然你也不一定每个人就用到白虎汤,有是证,用是药,汗大出口大渴身大热脉洪大,我们用这个药,它这个问题解决,它好睡,可是有时候这个人他真的是燥,我们叫做脏燥,脏燥的时候,其实有个小方就很好用,我们常用的甘麦大枣汤,才三味药,而且伤寒卒病这里面讲的,他说妇人脏躁与如见神明,好像见了鬼了,有些更年期的中年妇女总烦躁不安其实是阳明脏躁。


梁冬:也包括更年期的男性,这个刚刚说的这个经证的,是这个白虎汤治,那还有腑证。


林大栋:腑证当然是承气汤,大便能够通顺,身心舒畅,清气上升,浊气下降,均分二气,身心舒畅,怎么会不好睡?


梁冬:这个承气汤用到什么程度?因为我看着有很多的医书里面,对承气汤的使用,有的时候会有所忌惮,怕用量稍微狠一点之后就反而对正气影响很大。



林大栋:承气汤里面,我们要说承气汤要对治的其实是实热。


梁冬:如何分辨实热?


林大栋:第一,外观上壮实,第二,脉洪大,第四层和第五层呢,他的脉是宽的,然后摸上去不会有弦脉,每一层都没有弦脉。然后第四五层应该要有,因为他是实证,不会空掉,这才是实证,很少见。实热不多,实热的便秘是怎么样?他大便通常,较硬,没有水分,大出来很痛,拉出来之后,“哐”一声听到声音,这种就是实热,你说实热的阳明腑证多不多?不多,可是很多人学完承气汤,看到这个便秘……



梁冬:大承气汤!小承气汤!



林大栋:对我就很害怕这样,结果他本来不是阳明证。他那个便秘是少阴的便秘,他是没有力,他的气弱,他的大肠蠕动力弱。可是我们要治的方法不是这样,所以今天哪一位,有一位今晚上在,他来问我这个问题,就是老人家的便秘,用了承气汤,用了大柴胡,效果还可以,但是一停就不大便,那个不是治法,因为那个是治实热的。一般老人有实热不容易啊,老人有有实热的通常都可以娶三个太太。老人家有实热的不多,老人家,他有点虚热还有可能,而且多半都是虚。他的肠道蠕动没有力量,你一用承气汤,整个肠道,没有办法,只好放松开,让大便滑出来。


林大栋:各位,治便秘最忌讳有吃有效,没吃没效,有一次有人说,说自己都吃西药,一吃就有效,不吃了,就没效,这个是大忌,因为久了之后身体会进一步的虚衰,那所以要怎么办呢?一方面要补我们的肾气,因为肾主二便,补肾气又能够帮助大肠蠕动有力,最有名的这个药,是肉苁蓉。肉苁蓉是一个比较有趣的药,他是吃了以后肾气会强,大肠蠕动会快,然后我再加一点润肠药,润肠药里面,我们一般常用当归,又能补补血,有油又能润肠,再加上火麻仁,就是麻子,有油,有润,有加强他的力量,再加上动力剂,在这上面是什么?枳实、厚朴、大黄。加进去,他等于是小承气结构,可是不能只用小承气,必须要有增加他的这个蠕动。除了刚说的肉苁蓉,补骨脂也可以。如果真要用点地黄,也未尝不可。


△ 中医大脑示范现场


林大栋:如果热多的老人家,加一点生地也蛮好,如果比较寒一点,比较不堪冷药的老人家用点熟地、牛膝。再加上一点动力剂。那这样这个药有个特性,我每次给大家开这个药都会跟大家讲。你一开始早晚各吃个六匙或七匙,看看有没有效,有,顺了以后就变成五匙,五匙以后还不错,就变成四匙三匙两匙一匙,然后不吃。还是每天有大便,那么就恭喜老爷,贺喜夫人。那再回到睡眠这件事,老是大便没有办法排的很干凈,他老是在肠胃上有问题,他就会扰乱心神。为什么?当我们有大便还留在肠道的时候,他的浊气,会慢慢上来扰心,睡觉时,整个心,烦躁不堪,这种人只要大便通,天天通,清气上升,浊气下降,均分二气,神清气畅,很好睡。



梁冬:阳明这边大概就是这样,那少阳呢?


林大栋:少阳啊,我们前面提的会神经质的,事实上他的问题也是很多的,只是他是我们的平衡中枢有点混乱,那所以这些人,他常常会有所谓柴胡七证:咽干、目眩、口苦、胸胁苦满、往来寒热、默默不语饮食、心烦喜呕,又有弦脉。


梁冬:请问当我们在说到这个的时候,是中间符合几个就可以用,还是全部才用。


林大栋:仲景告诉了我们答案:只要够到一个就可以用,不必悉具,你碰到一个就可以用。少阳用柴胡剂,只要有一证就可以了,这样的人通常我们在调整以后会大有,我们说过本身柴胡剂也是睡眠调节中枢重置的药,那所以如果有少阳症的人,我可以用柴胡剂,而且柴胡剂也有专门针对失眠,比方说有人有这个柴胡症,又头热身冷,然后他心里面总是慌慌的,我们会用到一个药叫柴胡加龙骨牡蛎,就是在这个地方会用到。还有抑肝散,让人很身心舒畅,还有治失眠我们也常用另外一种有名的柴胡剂叫做逍遥散。


梁冬:抑肝散和逍遥散有什么区别?


林大栋:抑肝散本身对于去实比较有用,逍遥散滋阴补血比较有用,我其实现在看到用的比较多的反而是逍遥散。还有个加味逍遥散和逍遥散有什么区别?逍遥散是原来在宋朝的《太平惠民和剂局方》里面叫逍遥散,到了后世,又加上加味逍遥散,加味逍遥散在原来七味上再加上丹皮和栀子,叫丹栀逍遥散,丹皮和栀子有点清虚热的作用。也就是说,失眠常用的是加味逍遥散,因为他多少有点虚热,阴虚发热,虚热用丹皮跟栀子,那他就会加强逍遥的功能。


林大栋:逍遥散有三大功能,一补血,二舒肝,三健脾胃,血补了,肝就不郁,肝气就不犯脾胃,于是这个循环就停下来,人就很舒畅。那再加个加味,为什么?他只要说他有心烦就可加。一般来说病人自说睡不着,但很多都是有心烦。像这种心烦的人,就用加味逍遥散。他不但能够疏肝,而且能够补血,健脾胃之外,还去掉心中的烦热,那这样好不好睡,好睡啊。所以加味逍遥散也是一个重要的中医失眠的方子。我们这都是在讲少阳,讲到这里都还是在三阳的部份,就是所有好治的都在这边。


• • •  全文完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