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太美-梁冬林大栋对谈实录5:人生的彻底无奈与极度热爱


♥ ♥ ♥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中医太美-梁冬林大栋对谈实录 


梁冬:会不会存在这样的情况,世界观决定世界,就是说会不会出现一个在使用的过程中发现你们的前提、假设、条件需要调整?


林大栋:因为阴阳虚实的分辨,有时候是一个决定的关键,如果不是这个地方这么难辨别,就天下不会有庸医了。那我们要怎样避免庸医呢?第一个整个医生的训练里面,特别讲,当你资料不够的时候不要乱下结论。资料够的时候,我们会利用现有的资料先做阴阳虚实的判别。还有舌诊、脉诊是可贵的,除了问诊之外,如果光问诊就容易出现前述的的问题:明明是阳虚,却用阴虚的药治,效果不好。


林大栋:可是当你有舌诊,当你有脉诊,阴阳虚实,大家可以看出来。在把脉、在舌头就可以看得出来。舌头如果是红,他是红红的湿湿的上面没什么苔。这是一派阴虚,阴虚发热。而这个病人脸虽然白白的,手脚还有点冷冷的,不要一定当成阳虚。舌头伸出来看,白白的,胖胖的,肥肥的,水水的,那就可确诊是阳虚,人焉廋哉! 就是看你往哪跑,躲到哪去都躲不掉。脉诊,舌诊,甚至加入腹诊,都可以弥补。刚刚梁老师问的问题呀,是我们说为何世上有庸医,可是事实上,只要有高人稍微点化一下,他这就过去了。


梁冬:前段时间我听说,现在好像哪个大学,他们有那种皮肤的感应器,可以精准的捕捉到手指都捕捉不到的强度,振动幅度,各种信息。


林大栋:关于脉诊,我还要用梁老师的说法,成功经验我们不多,失败经验绝对值得大家参考,公司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资源研究脉诊设备。讲到这里我们祥瑞兄,心中又在滴血,花了很多的钱,人力物力来做。其实我们做的,我觉得已经不错。可是离我们的理想差距很大,现在所有做脉诊的都还没有任何完美产品,我们当时都所有产品买来看,都觉得不好,我们自己做,也很复杂,不容易,因为脉诊,人的手去把,就我们这几天教的东西,你要把它转换成传感器,转换成什么多普勒雷达侦测器,要转换成你的所有的脉的资料收集,这些动作我们都做了,所有市面上有的技术。


林大栋:我们自己研究了一遍,所有东西都做了。我们觉得这个都不容易做,我们知道现在有很多的人努力的在做,事实上我们曾经也努力的在做,但是我们认为还是保留一点让医生来判断,毕竟脉的东西,我觉得其实学来并不难,要用器械来转换,其实是有一定的困难度。


△ 十二经方日用急急如律令


梁冬:据我所知呢,两个很好的医生,在同一时间把同一个人病人的脉,他们俩的判断都很不一样,这也常常发生,所以他会出现一个问题:是不是说你是谁,作为一个医生,你自己的频率修为到哪里,你就能够捕捉到什么样的脉象,有没有这种情况?



林大栋:有的,脉相太过复杂,连医生自己都觉得掌握很难,我以前也曾经觉得很难,曾经很多老师讲,有时候两个人把的脉会不一样,那时候脉学高不可攀,脉学深不可测,直到自己临床一直摸一直摸之后,发现脉学很难吗?没有,脉学只要把握了那些原则,应该大家把的不会差很多,说真的,我教小朋友,小朋友都觉得不是很难的事情。所以我是觉得脉学这方面,我觉得应该要让所有人清楚地去学脉。


林大栋:我是一个小医师,我没有办法有很大的说服力,可是我都是跟大家讲,这些在临床上你去看去比较去了解,那你会发现,脉其实就是这么容易,只是我们没有很好地传承。还有,是不是能够诚诚恳恳去面对脉,而不是越讲越虚玄。我常常说的,我的脉法很普通易学,那天我在把一个同学,他说:好准!其实这个本来应该是这样的,讲起脉条来会让人觉得你说到了真正问题,就觉得医者很神,其实脉本身并不难,中医本身也并不难。


梁冬:有很多的医生心里都有个担心,就是你经常把脉的时候,他那个病人频率会影响到你,反作用与你。所以我常常看见很多针灸的老师帮别人扎完之后,就开始弹手指,祈祷,拜佛,有医生说只看小病不看大病,把你治好把我自己给搞死了怎么办?请问真的有病气传导这一说吗?


△ 十二经方日用急急如律令


林大栋:我在江湖上十来年,我要告诉大家我的观察,如果你的老师说病气会传导,他们那一派的人一把脉就传导,患者感冒一把,他感冒马上传导。如果你的老师说没有病气传导这回事, 是胡扯。那你去把脉都没事,这是我在江湖上看到的情况。像倪老师不相信这一套,我也就不相信这一套,我去把脉,把脉就把脉,只要存着一个仁慈的心,还有正气在内,邪不可干,那就放心去把脉吧。


林大栋:如果今天你把了脉你被传导,表示之间必有恩怨未结。所以我就觉得是这样的,有个大师,不敢把脉,让别人把了跟他讲,这样的大师,这个要治好病都很难,今天我把了脉,我感了病气,那表示我自己身体虚,我回去是忏悔检讨自己。当然,我们老师说,没这回事,像我去把就没事啊,另外还有个朋友,他们老师说把脉会传病气,他每次把那个感冒脉,心惊胆战。当你心里这么想,就会成真。


梁冬:那如果以前有些朋友已经相信他的老师,说已经告诉他有寒气会传过来,并且已经深深的影响到了他的意识。


林大栋:因为我们这一派的老师说,没有病气传送,也没破,但是当然也可以弹手指,都可以。其实也是有一个好心的学生送我一串黑曜石佛珠戴在手上,说要黑曜石才能够隔绝病气。一番好意,我后来没带,他好伤心,我只好戴给他看,那其实这个也是保平安。但是如果你觉得这样会保平安,也还蛮心安的。当然啦,医生治病,大医王对你的境遇会和你同样的难过,会感同身受。这是另一层次的问题。



梁冬:我还真见过这样的。他每天看二十个病人就得二十个病。



林大栋: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基督钉在十字架上,为了世人,大概就是这个心吧。


梁冬:在结束之前跟大家分享的,这些年来小梁采访了各种老师。我也见过很多老师,很多老师疗效也很好,但是有几个观察,第一个就是许多治了很多人的病的老师自己身体其实并不是很好,中西医都是,林老师怎么看?


林大栋:还是我说的,这就是他的命,他很难说是什么造成,但是有时候是这样,有些医师啊,他整个身心都放在治病上,忘了还有自己的身体,那我有时候会觉得,养生第一,上工治未病,如果我们自己没有办法在有病之前就把身体调好,这样治病,首先病人也会觉得没有说服力,二方面,自己也是对不起父母。我们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我们要把这点先做好,先做一个人,再做一个好医师。


梁冬:那一个经常帮别人看病的大夫,他如何能够培固自己的正气,调整自己的身体,让自己身体处于比较好的状态里面呢?


林大栋:我来分享我自己。我不知道这样对不对,可是有个老师跟我这样讲,我就这么做,除非是有时像我这两个礼拜因为出来,行走江湖,我平常礼拜天是绝对不做任何活动,早上一定到山上去爬山,在我附近有一个山,那个山上是有很多红木,就是做家具的那个,然后我就到那个森林的最深处,然后就抱着树,把我们整个礼拜身体的浊气消耗掉。我就觉得做完身心舒畅,是真的作了交换吗?不见得。


林大栋:也许是我从山下一路爬到山上,一方面吸收新鲜空气,二方面又流流汗,三方面身体都在运动。到了深山再慢慢走下来,很愉快。而且我不一定抱同一棵,换着抱。那个树很大,那个树都是大概有七八层楼高,也许是在森林里面运动,你觉得身心舒畅,不见得一定要抱,可是抱会变成好玩嘛,而且我去抱,那个学生也跟着去,那大家看老师抱,大家也在抱,就想,他们一定要来抱树,所以大家就会都跟着去爬山。这也是好事,是不是信呢,也许是真的对不对?是因为我们去交换一下气,也许。


梁冬:以前我们以前在中国读书的的时候,说中国很多企业到国外引起人家的愤怒,说中国人一周七天都在工作,人家本来一周有两天休息时间,这个事情给大家一个提醒:再忙,尽量争取每六七天,还是要有一天不要做事情,休息。最后,还有一句话送给大家。国医大师陆广莘老师,一生治病无数,先学西医后学中医,到了八十岁,出诊的时候仍然声如洪钟,精神矍铄,头发乌黑,我就问他,你有什么话要送给我?他说,人这一辈子,前半生在错误中学习,后半生在待病延命。什么意思?就是病是不会治好的。


△ 十二经方日用急急如律令


梁冬:事实上我也没有见过谁真的把什么病彻底治好过。或者极少概率,大部分的情况都是与病共存。也就是说,有一个痛风的,除非你完全改变生活模式,一一改造,否则像我们这种人一边吃着药,一边吃着火锅肥肠,稍微好一点又赶紧多加一顿火锅肥肠,怎么可能好,但是这个是你生活的快乐。为了一个痛风,把火锅戒掉实在太不值得,很多人都是这样,就是你的身体其实是生活方式和遗传的结合,所以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他的发病周期拉长。每次发病来之前,如果你已经有觉察,则迅速开始介入,或者他真的很严重的时候用一些方法把他的烈度降低,也就是这样。


梁冬:所以这辈子,不要指望彻底治好,当你有了这种彻底绝望以后,希望就来了,置之死地而后生。庄子的逍遥来去,他对人性终极阴暗的深刻洞察。所以北京大学有一个教授叫王博,写了一本书写的很好叫《无奈与逍遥》就是讲庄子。他说的意思,就是,只有真正对世间彻底无奈之后,你生出来的那种对生命的热爱才是真正的热爱。非常感谢林老师,谢谢。


梁冬:我们已经把那个大医小课的在线连结的那部分放在群里面了,希望大家都可以更好的随时带着学习。


梁冬:我也希望,在未来的一年,我们这个班或者其他几个班,能够在一起在再聚一次,跟着林老师再挖一挖,因为你们学完,练习完,使用完,境界一定会上一个层次,那时候再来问同样的问题,哪怕讲同样的这几句话,你仍然会感觉到完全不一样。总之希望大家长命百岁,六十岁的时候达到自己人生的颜值巅峰。



• • •  全文完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