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冬对话林大栋01:伤寒怎么学


♥ ♥ ♥



 本期摘要 


梁冬老师与林大栋医师从“伤寒怎么学”这个话题开始谈起。原来,中医是一门非常有逻辑性、结构性的学科,这样的逻辑性和结构性就是中医人工智能发展的基础。席间,林大栋医师也谈到了倪海厦先生临终前的一些往事,另人哀婉。


△梁冬先生与林大栋先生节目录制现场




点击上方△优酷视频即可收听音频



 梁冬对话林大栋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我是梁冬,梁同学。我很久没有说这句话的原因是,我觉得需要找一个合适的机缘把这句话讲起来。今天,在我们喜舍来了一位朋友,拜问止中医崔师兄所赐,他带了他的老师、他的好朋友林大栋老师。可能大家很多朋友不知道林大栋老师,但是说起倪海厦老师,大家都知道的。倪师呢大概在十年前的时候呢,我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做国学堂,采访过倪海厦老师,讲中医,非常精妙。他当时就跟我讲,他说:“真正好的中医啊,现在都是在美国。而且呢,很多人是学工程的、学计算机的。”他就以当时就是有个梦想——要把他所学到的这个伤寒啊、天纪啊、人纪啊,包括周易啊,整个知识体系,用数据化、结构化的方式做出来。你知道十多年前的时候,大家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当时就这么做,而且在硅谷找到了非常优秀的同学来把他的知识结构化。


梁冬:当中最重要的一位人物呢,就是这个林大栋老师。林老师,就当年跟随倪师、倪海厦老师,学习中医。然后,凭着一腔热情,各种软件,什么时候开始,比如说有java或者html,就一边学一边解构。然后,终于用这十年时间成就了一套体系。这套体系,我们自己平常在一边用的时候,发现果然非常了得。所以今天,正好,林大栋、林老师从美国硅谷到中国来云游。路经寒舍,我觉得这个很难得的机缘。我就请林老师跟我们一起就这些话题跟大家一起分享。


梁冬林老师,您好。


林大栋今天真是非常荣幸,第一次见到您,就好像一见如故。那您刚刚也提到倪老师,也曾经坐在您对面的这个位置上,心中真的是感慨很多。从此想起老师以前教学的种种。


梁冬好感慨,历史总是充满轮回。十年前,09年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采访倪海厦,尤其是讲经方讲得非常精妙。今天特别想要和您探讨的是伤寒怎么学?所以您能不能给我们讲一讲,大致地让一个完全不了解伤寒的人迅速进入伤寒。


林大栋好的。《伤寒论》无论如何大家都知道这个是我们中医,甚至是我们中华文化对世界文化一个很大很大的贡献。那张仲景先生,我们称他为医圣。主要就是这一本书,它这本书里面,大概涉及到一百三十几方。有人说那这样可以治所有的病症吗。其实它这本书告诉我们一个理法方药的这个梗概。然后,事实上它的逻辑性非常强。那你可以看得出来有些地方是有个洞在那里,但是如果你能够把这些东西。


林大栋但是如果你能够把这些东西透过数据化结构把它排比出来之后,你会发现他的逻辑性非常清楚,然后它的发展性非常的大。这个学习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有点惭愧,就是我们后世的我们学中医的人来说,其实比较不会就伤寒论本身去做深入的探讨。好,都是什么病怎么用,理法方药的发展性上面也是用传统方法来做。倪老师在2007年,十几年前的时候,他曾经跟我说,其实伤寒论可以把它变成一个城市,而且把所有对你有一些东西输进去,它就会出来一个结果。


林大栋而且很多我们在这一个结构上面的空缺,其实因为他当时笔墨不够了,当时是用刀刻的,你知道吗?像我们现在用电脑打字,你要写多少都很容易的。当时每一个字,每一个字都是句句斟酌。他每个字一字千金,这样写下来的。



梁冬就是发电报一样,很认真地去琢磨每一个字。


林大栋对,对,这个时候就会有一些他觉得你可以想得出来的,你可以了解的。你应该你不笨,你推得出来的这些东西。可是这些东西事实上后世我们在这边的发展,有些医家做到了,有些医家在这边推理出很多的东西出来,可是它还有更多的部分。我们发现随着科技的进步,倪老师是很先进的,大家知道他最早是在网络刚开始的时候,倪老师没有办法用十只手指打字,他都是用一指神功打出来的,他就开始在做网络的中医教育的推广。好,所以他对科技的东西并不排斥。他曾经讲过,我们现在西医有X光有所谓B超有MRI,这些东西都不是医学院的学生发明的,是电机系的学生发明的,好像美国的斯坦福大学,他们的电机系,电机学院就有医工组,专门做我们医疗可以用的东西,各种科学领域的成就,都被现代医学摄受进来。


林大栋我们中医其实如果我们我们认为中医是最完美的,中医是能够为人类带来更多健康的福祉的。他如果再结合现代科技,它出来的效果绝对是很精的。所以他说不要排斥。


梁冬所以您是有看他以前的天纪,地纪这些。除了讲这些,他也讲医卜星占。对,如果这样的方式他应该会算,他是不是也能算出来他有大劫难。


林大栋老师那时候在往生前两年有跟我们讲过,他59岁是大限,当时讲的时候我还记得我们是在吃饺子,我们在包饺子,他跟着我们一起包饺子,他喜欢吃这种面食类。他跟我们讲的时候,我看他嘻嘻哈哈的,我们想说老师大概有办法可以化解,所以我们也不以为意。


林大栋事实上在老师往生前的三个月到我们硅谷来,他演讲讲了一整天,晚上还跟我们一起吃饭聊天,精神非常好。我们没想到在很短时间内就走,所以而且走的时候正好我记得那一年是大年初九,真的是大限,没有办法改变。所以还是走上这条路。


梁冬所以,很多时候不得不信命。说回来,说到伤寒,如果倪师或者你完全不了解伤寒,你们是怎么去看这个结构和身体的疾病的关系,怎么去思考的呢?怎么去思考伤寒的呢?


林大栋如果结构看本身中医其实是逻辑性很强的。中医的一个很大的特点,它就是不辨病,而辨证症,这是一种一种排列组合。他不是说一个病,一个药,所以专病专方。现在的医学经常是专病专方,中医是非常细腻的,同样一个辨痹,你去看历代的书来说,你可能一口气可以找到上百个方,都是跟辨痹有关的。怎么样的辨痹,是热痹,是津液亏失?还是肾阳不足?它所用的方剂是不一样的。所以中医它本身在这个地方做得很细密。伤寒论,尤其是它把整个疾病发展的病程讲得非常的清楚。它从太阳到阳明、到少阳、到太阴、到少阴、到厥阴,它整个病程也讲得很清楚。


梁冬这六个从太阳到厥阴的?如果你翻译过来,什么是太阳这些呢?


林大栋好。太阳病在自古以来说太阳寒水,它其实说穿了它就是我们的外感病,也就是说我们身体对抗,外来的疾病,外来的病毒也好,细菌也好,外来的,我们说外邪了,就外来的因素的第一个反应,也就说我们身体通常遇到这种情形,它会马上打回去,这叫太阳。所以能生太阳病的通常身体也还没有很差。你知道有些老先生老太太她不生病不感冒的,为什么?身体能力还不足以感冒。你身体很差,根本没办法打。他不太感冒的,一生病就是大病。有些人经常生病,你会发现有些人常常一天到晚流鼻涕,感冒咳嗽,老是在感冒了在生病,这个人还活得很老,活得很长。对不对?好,所以这个很有趣的,就是因为他的身体经常在外协来的第一时间,他就打出去,这是太阳病的阶段。



林大栋所以你看伤寒论里面有很多在讲太阳病的范围,是最大篇幅最多,因为这个是我们人的第一线。然后接下来阳明到了脾胃,而且它这是一个实热症。也就说这个热会造成像辨痹这种问题。这个就是我们身体的津液在快速散失的过程里面,就说这个疾病发展又进一步了,但是这种问题好处理。另外还有少阳病,少阳病就更有趣了。少阳病就是我们身体,我们说古书都是这么讲,半表半里大家都朗朗上口。事实上从现代医学来看,它就是各种平衡中枢。


林大栋我们现在说比方大脑的下丘脑有个平衡中枢,各种平衡中枢在里面的紊乱,就是少阳病。也就是说你的感冒,你的外邪已经又再进一步了,它开始破坏你身体各种平衡,这叫少阳病。少阳病再往下,它就进入什么?进入太阴。也就是说在一次的身体的水,刚是前面往阳明方向总是水都排光了,现在水越积越多,造成的很湿,而且在消化系统上就造成问题,叫做太阴湿土,叫太阴病。感冒还要再往里面,你还是很弱。它就攻城略地,再到下一步,到哪里呢?到了少阴病,到了少阴病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身体的能量变得很低,看身体水液的代谢可能变热,叫少阴热化症,可能变寒,叫少阴寒化症,就到了少阴这个地步,身体事实上病症已经到了比较里面了。


林大栋好,我们一般说少阴的作用到肾,还有更差的,就说我前面这几关过五关斩六将都没有挡下来,都被一路穿透,最后进入一个身体最糟的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里面,能量不足,而且分配也不足。他这有时候往上面很热,下面却很寒,身体同时有热同时有寒的错杂,这就产生了我们的厥阴症。我们看厥阴证最有名的是什么药?乌梅丸。他把最热的药,最苦的药,最酸的药都放在一起。


林大栋最热的药是干姜,最苦的药是黄连,最酸的药是乌梅。他把这些药都放在一起。因为整个身体乱掉了,我们用比较强的要拔,看能不能扭回来。好,这个是张仲景在看整个整个疾病的推演。


梁冬所以伤寒杂病论从本质上来说,是六大防御系统的对抗策略。就是每一个系统被破坏了之后,或者已经达到这一层了,那该怎么办?是这样的一个讨论。我觉得蛮科学。


林大栋对,而且你想想看,它不是只有有人说这就是治感冒的。好,有人说你们经方是治感冒的。不是。事实上每一种的我们说是六经来说都是一种体质,有些人身体就停在那个阶段,他一感冒一生病了,外邪就打到那里,湿中的容易太阴病。对不对?能量一向差了,他手脚都是冰了,一下就少阴病。对不对?好,有些人他身体燥热的,水液少的,流汗多的津液,到阳明症,所以它也是一个体质的表现。


梁冬所以就有六种体质的人咯。


林大栋没有错,然后在体质为基础上又有各种的变化,那也就是《金匮要略》里面所看到的这些病、这些药。




梁冬对话林大栋02:体质与失眠


从数据看出深圳人的什么体质与症状?为什么阳虚的人那么多?失眠与血氧含量有什么关系?中医所理解的“血”与现代生理学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中医治疗失眠可以从“血”入手?



敬请期待下期节目



• • •  全文完  • • •